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1495|官网

我在恐怖考核场当团霸[无限流]

作者:烟桃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举报]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 4 章

      
      棺材上放着他名字的阴阳纸?
      
      夜色里,北舒站在他身后。
      她再一次开口:“学长,你别站在那了。”
      
      谢燃侧目,女孩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站到了她身旁。
      北舒在他眼前晃了晃手,声音有些焦急:“学长?学长?”
      
      “怎么了?”他半垂着眸子问。
      北舒:“学长,你怎么了?都站在这半小时了,我刚刚叫你你也一直不理我,跟着魔了一样。”
      
      已经半小时了吗?
      被她这么一提醒,谢燃才回过神来,脚底传来一阵酥麻。
      他站了这么久嘛?
      
      谢燃下意识看向自己手上那张泛黄的阴阳纸。
      可手心哪还有它的身影?
      就连面前那三具棺材都不见了。
      
      他环视了一圈周围,往北舒身后看去,问:“谢逊呢?”
      北舒老实回答:“谢逊先下去了。”
      
      医院楼下大厅处,零零散散站着几个大白褂医生。
      天气突然明朗起来,阳光打在他们身上。
      而对面站在露天处那些面孔,全是进来考核的灵师。
      
      站在中间那个老头儿,干咳一声,幻灵师间嘈杂声瞬间停下。
      老头儿:“谷区医院院长小女儿,在医院走散,在保证自己性命安全下,希望在场灵师能把她带回来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为了感谢大家帮忙寻找院长女儿,我最后呢,再送给大家几句话啊,能走呢千万别跑,能跑呢千万跑。”
      
      谢燃听不见那老头儿讲话。
      视线一直落在他那张起皮发白的唇上。
      眼神有些涣散。
      
      老头儿讲完话后背过身去,四周光线倏然阴沉下来。
      依旧回到刚醒来那副要下雨前兆趋势。
      
      谢燃半眯着看老头耳后那颗黑色大痣。
      这时,肩膀被人轻轻撞了一下。
      
      他侧过头看去,是先前被考核官带走的黎迪。
      
      黎迪半皱着眉,撸了撸袖子,“你怎么还在这?”
      
      谢燃没有作声,目光落在他那只满是淤青的手腕上。
      嗤笑一声,不答反问:“不在这要在哪?”
      
      黎迪不明所以,快口答道:“当然是去帮院长找女儿啊,难不成你想回去睡觉?”
      
      谢燃抬头,天色朦胧着一层灰。
      这种天气,倒也真的很适合睡觉。
      
      但他没想跟这人口嗨,抓住重点问。
      “所以任务就是帮院长找女儿?”
      
      黎迪:“不然呢?你可别跟我说你没听到。”
      
      谢燃挑眉,老实回答。
      “还真一个字没听进去。”
      
      等黎迪把刚刚老头儿那番话重新复述一遍给谢燃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
      
      天色愈发阴暗,整座医院被黑云笼罩着压下来。
      像是入冬时那阵冷风,有些刺骨地寒冷。
      时而还伴随着几阵雷声。
      
      黑暗处传来几阵窸窣声。
      黎迪冲那处看去,模糊间能看到个身影。
      
      石凳旁边半蹲着一个小女孩,看上去很邋遢。
      身上挂着一件宽松半红色T恤,脏兮兮的。
      脑袋后那两根羊角辫松垮地不成样子,小手搭在谢燃手腕上。
      
      “你谁啊?”黎迪蹲下身轻声问。“你小伙伴呢?”
      小女孩没吭声,那双脏兮兮的小手依旧搭在谢燃手腕红绳上。
      
      谢燃扫了一眼她,眼底皆是怒意。
      “松开。”他冷声开口,“不然就别怪我欺负小朋友了。”
      
      见状,黎迪赶忙拦住,“哎,就一小孩,说不定是什么线索,你别吓唬人家小妹妹。”
      
      谢燃这人整个人就透露出不好惹的气质。
      要不是这人安静过,黎迪真害怕下一秒这小女孩会被丢开。
      
     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,犹犹豫豫一会,还是把手收了回去。
      “哥哥,瑶瑶找不到妈妈了。”
      
      谢燃冷着声音,“那就继续找。”
      
      可瑶瑶却丝毫没有把这话听进去。
      嘴里一直念叨:“哥哥.......”
      
      “瑶瑶想妈妈了。”
      “哥哥带瑶瑶去找妈妈好不好?”
      “妈妈.......”
      
      女孩见谢燃依旧没有什么动作,索性大哭起来。
      哭声尖锐凄凉,像是从很远地地方传来的。
      
      谢燃偏头看着那个小女孩,皱着眉。
      女孩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,眼里还噙着泪水。
      黎迪也受不了小女孩哭,赶忙答应,“找找找,我们帮你找。”
      话落,冲那旁快要炸了的谢燃丢了个眼神。
      
      低声道:“说不定她就是那个院长女儿呢?”
      
      蹲在地上的瑶瑶听到这话,瞬间眼睛放光。
      她兴奋地站起身,那双脏兮兮的小手又准备摸上谢燃手腕。
      
      谢燃眼疾手快,一把拍开那双脏手,语气严肃地警告她。“别碰我。”
      
      瑶瑶点了点头,应下来。
      把手收了回去。
      
      黎迪:“你妈妈在这家医院?”
      
      瑶瑶点点头,脑袋上松垮得不成样子的羊角辫更垮了。
      她食指揉搓着衣角,“但是瑶瑶不知道妈妈在哪。”
      
      闻言,谢燃嗤笑,“废话,你要是知道还用得着找我们?”
      “那哥哥,需要我告诉你,瑶瑶最后看见妈妈的地方吗?”
      
      瑶瑶语气冷静,丝毫没有刚刚大哭那种无助和可怜。
      身上挂着那件红色T恤随风飘摆,给人感觉下一秒她就会被风刮走。
      
      谢燃没吭声,目光死死盯在她那张稚嫩的脸上。
      少顷,黎迪才出来缓和,轻笑道:“走吧。”
      
      “谢谢哥哥!”
      
      凌晨四点,儿科室门外。
      窗外透射进来那束白光落在三人身上,一高一低身影倒映在地板上。
      
      气氛有些诡异地凝固。
      “哥哥,这个是医院的另一栋大楼,妈妈就是在这边跟瑶瑶走散的。”瑶瑶仰着脑袋,睁着大眼睛看着谢燃。
      
      黎迪打着手机电灯,在瑶瑶旁边蹲下身。
      “儿科室?”
      
      谢燃没理俩人,伸手推开那扇黑色油漆的门。
      里面木头的腐朽味、还有腐臭的烂肉味一并散开来。
      手机电灯照到地方露出它们本来的样子。
      
      荒废的儿科室内四处遍布蜘蛛网,谢燃避开那些蜘蛛网走上前。蒙上厚厚一层灰的办公桌上,还留着上世纪那种台式电脑。
      
      一些小角处还有一些死蟑螂和老鼠,看上去很是渗人。
      而桌角上那张干净的信封,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      谢燃勉强拿起那封信封。
      
      左下角留着——瑶瑶出生证明。
      
      瑶瑶?那个小女孩?
      他回过头去,衣角不小心蹭上办公桌上那层灰。
      
      瑶瑶就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他,没有任何动作。
      谢燃冲她晃了晃手上的信封,“你的出生证明。”
      
      女孩就站在门口处,脏脏的脸颊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。
      瑶瑶轻声说:“哥哥,拿到东西我们就走吧。”
      
      她声音很空洞,谢燃有那么一秒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女孩是不是还站在那处。
      
     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“不找你妈妈了?”
      
      “妈妈不在这。”瑶瑶冷静回答。
      这次瑶瑶声音里夹杂着几许中年妇女的意味。
      气场成熟得让人胆怯。
      
      黎迪几乎下意识靠近谢燃,“我们快走。”
      他声音有些不可言喻的颤抖。
      
      儿科室内那扇木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。
      冷风袭来,门窗被打在墙上一下下作响。
      几丝白光落在瑶瑶那件衣服身上,居然有种害怕的错觉。
      
      谢燃拉住他,嗤笑道:“不是说要帮人家找妈妈吗?”
      这话确实是在嘲讽,但更多是不想让人送死。
      黎迪猜到的,他不是没有猜到。
      
      他说着侧头看向瑶瑶。
      女孩依旧站在原处,轻笑看着他们。
      
      可黎迪却有些暴怒,“你有病吧,你没听到那个女孩的声音?”
      
      谢燃当然听到了,这又不是什么规则,他也不是聋子。
      他不以为然,“听到了,这又怎么了?”
      
      “听到了你还不走?留着等死呢?”黎迪努力压制自己讲话音量,他不想在第一次考核场就死掉。
      
      他要走,就现在。
      黎迪侧身绕过谢燃准备往门口走。
      
      站在那处的瑶瑶却歪着脑袋看他,似乎看出了他下一步动作。
      女孩开始尖叫,声音歇斯底里。
      她身上那件红T恤也愈发泛红,透着血色。
      
      见状,谢燃眼疾手快赶紧把那正出去‘送死’的人拉了回来。
      下一秒,瑶瑶那件红色T恤跟掉色似的。
      殷红色水滴滴落在地上。
      
      “哥哥,你们说要帮瑶瑶找妈妈的。”
      “哥哥现在不想帮了吗?”
      “是要出尔反尔了吗?”
      
      四周空气温度骤然下降,刚刚出现的一切都消失不见。
      身边突然冒出很多声音,像是某种孤魂野鬼的冤诉。
      
      “妈妈~,我要妈妈。”
      “你们不能这样。”
      ........
      
      都是小孩儿的哭闹声,还有.......
      刀刺入□□的声音。
      
      “这小女孩疯了吧,我都考核这么多年了,不想第一次交代在这啊。”黎迪哀嚎,他想现在就出去。
      
      但谢燃手劲太大,他试着挣脱了好几次都没挣开。
      
      “你放开我,现在不跑我们就来不及了,这他妈一看就是考核场npc,这打也打不死,不跑真的要交代在这了。”
      
      谢燃松开了他的手腕,冷声开口:“你现在跑也来不及了,她把儿科室所有孤魂都叫出来了,你跑着出去也是死。”
      
      黎迪:“那你倒是告诉我,她要怎样才会停下来啊?”
      
      能走千万别跑。
      这话是那个老头说的,就算再怎么不靠谱。
      都是考核场上的人,至少交代在这概率会小很多。
      
      刚才一路过来,小女孩没有表现任何不开心。
      甚至刚刚吼她,她都没这样。
      
      “我们快走。”
      黎迪那句话,让女孩听出,他们不想帮忙。
      
      谢燃沉思片刻,俯身在黎迪身旁低声道:“顺着她心意来。”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稳定更新的小伙来啦!大家早上好!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149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