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1495|官网

徒弟人菜瘾还大[网游]

作者:百酒狂宴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举报]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失望

      司卿第二天果然没上游戏,她一早起来后连早饭都没顾得上给自己做,就匆匆出门开车往茶馆去。
      
      当她出现在店里的时候,吕燕燕还有些惊讶。
      
      “卿姐,你怎么来了?不是说今天去拜访吗?”
      
      原来是司卿今天和大客户约好了,上门拜访。
      
      说是拜访,其实也是客户开口邀请她上门,说是见一见。
      
      毕竟这么几年,大客户虽然在这里消费了不少,但司卿还从没上过门,倒不是她不去,而是因为大客户实在和别的客人不一样。
      
      别的客人她去就去了,要不然让吕燕燕上门拜访也是一样的。
      
      但这个客户这么长时间来她却一次也没去过。
      
      以往虽然会让吕燕燕把客户定的禧新年亲自送上门,但吕燕燕回来后都会跟她说,其实每次去都没能到客户家里,而是在外就被物业拦住了,因此每次的茶叶其实都是林姨自己出来拿走的。
      
      客户既然这么神秘,司卿当然也不会追问别人的住处。
      
      反正她上不上门拜访,这个客户都会一样下订单,而且别人自己不愿意让她知道的事情,她最好就是也别多问。
      
      本以为她和大客户之间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相处模式,没想到昨天她在跟大客户沟通今年即将推出的新款黑茶时,对方直接表示电话里说不清楚,让她上门沟通。
      
      这就是今天司卿要上门的原因了。
      
      原本她今天可以直接去的,但因为昨天打游戏打上头了,居然忘记到店里把样品带上,导致现在她又要过来一趟。
      
      “嗐,别说了。”司卿摆摆手,接着对吕燕燕道,“快把贺新郎的样品拿来,我马上就要去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贺新郎”就是司卿给新茶取的名字。
      
      吕燕燕一听就知道自己这个老板习惯性忘事的老毛病又犯了,于是叫了店里另一个茶艺师小姑娘去拿茶叶,自己则看着司卿道:“昨天我还奇怪,你明明说的是去客户家里介绍贺新郎的,怎么连样品都没拿,还以为是你自己准备的有,没想到你果然是你……”
      
      吕燕燕絮絮叨叨地在旁边是说着,听得司卿头都大了。
      
      “我的姑奶奶,快饶了我吧。”她以手扶额,“我这早餐都没来得及吃,现在还要听你在这儿念叨我。”
      
      吕燕燕一听就皱起眉。
      
      “你不吃早餐还挺光荣?”说着转身往里走,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些店里准备给客人用茶时吃的茶点,“客户家离这里很远的,你没去过不知道,我每次打车过去不堵车都要一个多小时,你自己开车去,还不吃早餐,就不怕半路晕在车里吗?”
      
      更不用说到了客户家很大可能性会泡茶了。
      
      原本喝茶就容易饿,在空腹状态下喝茶对身体就更不好了。
      
      吕燕燕把茶点塞进司卿的手中。
      
      “卿姐,你不要老是打游戏了。”她看着对方,“虽然你没说,但我猜都猜得到,你不来店里的时候一定是在家里打游戏。”
      
      认识司卿这么些年,吕燕燕对她实在是了解得透彻。
      
      她这个老板能力很强,人也爽快,也没啥不良嗜好,唯一的爱好就打游戏。
      
      为了能更好地打游戏,甚至在自己家里直接开辟了个游戏室,在确定吕燕燕能很好地管理茶馆后,基本就做了撒手掌柜,一周也不见来店里几次,每天就闷在家里打游戏。
      
      基本上吕燕燕需要上门去跟她沟通时,每次都能撞见她匆忙从游戏舱里出来。
      
      如果是单单白天玩游戏也就算了,偏偏对方还经常熬夜,这才是吕燕燕会劝她的原因。
      
      “卿姐,你别嫌我总是念你,但你自己心里要有数,熬夜多伤身啊,你整天这样熬夜玩游戏,万一哪天真的出事了那怎么办?再说了,你现在也不是二十出头刚从大学毕业的小姑娘了,你这个年纪这样熬夜,你难道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卿姐,茶叶拿来了。”
      
      吕燕燕正说着,刚才那个去那贺新郎的茶艺师小姑娘正好把东西拿来,司卿见状忙伸手接过。
      
      “诶时间不够了!”司卿拿出故意拿起手机看了眼,然后一把接过贺新郎,“燕燕就先这样吧,你好好看着店子,我先去了,不然要迟到了!”
      
      说完她也不等吕燕燕再开口,抄起茶叶和刚才对方给她的茶点就往外溜去,徒留身后吕燕燕看着她的背影跺脚。
      
      而一路溜出来好容易在车里面坐下后,司卿才缓了口气。
      
      吕燕燕这小姑娘啥都好,就是有时候逮到她了就喜欢念叨。
      
      要是念叨别的司卿还能理直气壮地反驳回去,偏偏对方一提起她熬夜打游戏,她就真的没话说了。
      
      毕竟……她是真的经常熬夜打游戏。
      
      好在今天还有理由可以开溜。
      
      司卿不由地觉得有些庆幸。
      
      把手中的贺新郎放在副驾驶位后,她低头看了看刚才吕燕燕塞给她的茶点,好半天后忽然笑了笑。
      
      这个小姑娘虽然喜欢念叨了些,但对她也是真的关心的。
      
      这样想着,她打开了其中一包茶点,随便吃了几口后,又拿过放在一旁的水。
      
      花了几分钟简单地吃了顿早饭后,司卿才开了导航,按照大客户给她的地址,一路往那边开去。
      
      .
      
      晏家。
      
      晏母手中端着佣人刚才送来的早餐,按照每天的习惯,直接往二楼送去。
      
      因为前两次的情况,今天她心里抱着很大的希望。
      
      她以为今天还会和前两回一样,房间里的人可能又会打开房门,说不定这次还会愿意露面了。
      
      可当她在拐角尽头的房门处停下,举手敲了敲门后,里面却没传来任何动静。
      
      “明煦,吃早饭了。”晏母以为是对方没听见,于是又敲了几下门。
      
      这次还是一样的,房间内一片寂静,没有丝毫动静。
      
      晏母于是有些担忧地皱起眉。
      
      “明煦,妈妈给你送早餐来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明煦?”
      
      这回,无论晏母怎么敲门,里面的人都没有一点反应。
      
     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。
      
      她的儿子还是一样的不愿意和别人沟通,不愿意接触任何人。
      
      原本以为自己儿子已经开始有所好转的晏母,心情一下子又跌入谷底。
      
      她手中端着精致可口的早餐,端雅的面容上忧愁却原来越明显。
      
      眼中也隐隐有泪光闪动。
      
      “明煦。”好半天后,她才慢慢蹲下.身子,把手中的餐肴轻轻地、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,接着才再次开口,“早餐放在门口了,你记得要吃。妈妈先下去了……”
      
      这话说完后,不出意外地,房间内的人还是没反应,甚至连一点点细微的动静都没传出来。
      
      晏母眼中的泪光越积越多,最终,她轻捂着唇,步履沉重地离开了这里。
      
      她的心中失望极了。
      
      因为原本以为正开始康复的儿子,仿佛一夜之间,又回到了原来的模样。
      
      前两天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。
      
      她离开后好半天,紧闭的房门都没打开,仿佛房间里没有人一样。
      
      而透过紧闭的房门,漆黑的房内几乎看不见光线,只有最里面那台巨大的游戏舱外壳的红外仪在隐隐闪动着。游戏舱旁边是一张并不大的床,此时床边上一盏昏黄的台灯亮着,光线很弱,弱到很容易让人忽略掉。
      
      台灯的下方,一个消瘦的人影蜷缩着,他坐在地上,双手环住自己双膝,背靠着巨大的游戏舱,他的头发因为有段时间没打理而显得过长,额前的黑发顺着他低着的头垂下,挡住他的双目,但微弱的灯光却刚照出他紧抿着的苍白的双唇,和有些紧绷的下颚线。
      
      门外的动静一下下响起,他却连动都不曾动一下,直到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他还是依旧保持着一样的动作,固执地缩在一起。
      
      不知过了多久,他才终于有了一点动静。
      
      环在双膝上的右手缓缓伸出,然后在冰冷地面上,修长却苍白的指尖一笔又一笔地写着什么。
      
      他似乎很执着于自己写的字,每一笔都写得十分认真。
      
      很快,那个一直在心中回转的名字就被他以这样的方式,无声地写了出来。
      
      “司——卿——”
      
      尽管地面上看不见任何字迹,但他还是固执地认为自己已经写出来了,并且张口,用沙哑的声音念出自己写的字。
      
      当心中想了千百遍的名字被念出来的时候,他原本紧紧抿起的唇才缓缓放松下来,接着唇边忽然扬起一抹浅浅的笑。
      
      “司卿。”
      
      这回他的声音要顺畅得多,不再像刚才一样有些迟疑。
      
      与此同时,他的指尖再次在地上写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每写一次,他就念一次。
      
      白皙得甚至能看清楚上面细小的毛细血管的耳尖,也逐渐有红晕慢慢浮上来。
      
      他每念一次名字,心中都会接一句话。
      
      一句他没说出的话。
      
      “司卿。”
      
      ——我好想你。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还是写偏执的小弟弟快乐!!我爱年下!!!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
   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1495